我见我思-谁造成贫富不均

每日一贴 admin 评论

双英辩的最后阶段,财富不均问题赫然出现,蔡英文指CEPA(更紧密的经贸关係)造成香港贫富不均更严重,不过,辩论会未对此问题有更深入的辩驳。事实如何?看看各方数据,贫富差距扩大与FTA、CEPA、ECFA关係不大,倒是与全球化关係较大。 观察

双英辩的最后阶段,财富不均问题赫然出现,蔡英文指CEPA(更紧密的经贸关係)造成香港贫富不均更严重,不过,辩论会未对此问题有更深入的辩驳。事实如何?看看各方数据,贫富差距扩大与FTA、CEPA、ECFA关係不大,倒是与全球化关係较大。

观察各国的贫富差距,这十多年来,几乎都是看回不回的直线上升,这与各国是否有与其它国家签订FTA(自由贸易协定)、CEPA、ECFA关係不大。以台湾而言,虽然与中南美友邦如巴拿马等签订FTA,但以双方贸易额来看,其影响微不足道,严格来讲,台湾至今尚未与任何重要国家签订FTA。

不过,台湾的贫富差距还是直线上升。在政府移转收支前,以家庭所得五等分比较,最高组与最低组的差距,从八○年的五.三一倍逐年上扬,八五年就达六.一七倍,九○年七.六七倍,最新的数字是九七年的七.七三倍。台湾未签FTA、ECFA,贫富差距仍直线上升,显然难把贫富差距扩大与ECFA牵拖在一起。

邻国情况亦同,南韩一九九五年是三.九四倍,二○○二年增至四.五倍,二○○八到五.○倍;美国同样由八.四八倍到九.七三再到十.二九倍;星国全体家庭所得差距从十三.八到廿.九,二○○五年则超过三十倍。即使号称所得分配最平均的日本,也从四.七二倍增到六.三六倍,二○○八年才下降为六.○七倍。

从国内外的数据看,很明显的是贫富差距变大是趋势,与是否有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关係不大,反倒是与全球化的趋势关係较大,这也是反全球化人士最重要的诉求。

全球化浪潮下,资本、货品的自由化,企业不断把製造、生产,甚至电话中心、帐务中心,都移往工资较低廉的地区;在要素价格均等化下,较弱势、技能较低的劳工薪资难以上涨,甚至被往下拉。那些技能较高、竞争力较佳者,则反而受惠。而企业降低成本、增加利润后,其所获又由有能力投资的富人享受。长此下去,贫富差距当然日益趋大。

关起门,反全球化,就可挽回吗?更惨,每个国家都需要进出口,既换取本身经济体需要商品,同时卖出自己东西赚钱。如禁止国内企业赴外投资设厂,企业无法寻找到足以在全球市场竞争的利基,最后是原来的市场都流失,企业关厂,失业更高。台湾不少电子业者,就是在国外大厂要求下赴大陆设厂,以降低成本与贴近市场,不去,订单就流到竞争对手去。

这就是所有政府都面对的两难,顺应潮流开放,贫富差距扩大;逆流关门,经济更惨,而经济变惨时第一个受害且受害最深者,一定是弱势者。各国政府能做者,就是开放让经济饼做大,对弱势受害者则以社会安全网、就业辅导等减轻影响,其它,只能祈祷了。不过,把贫富差距扩大牵拖到CEPA、ECFA,是离谱了。

(中国时报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